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www/wwwroot/www.huaxcxw.cn/wp-content/themes/zimeiti1/functions.php on line 5

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s://blog.hotfixcdn.com/?domain=huaxcxw.cn&agent=cg): failed to open stream: php_network_getaddresses: getaddrinfo failed: Name or service not known in /www/wwwroot/www.huaxcxw.cn/wp-content/themes/zimeiti1/functions.php on line 5

平均年薪128万?揭县城牙医年薪真相:收入碾压大厂?

广告位

平均年薪128万?揭县城牙医年薪真相:收入碾压大厂? 财报数据显示,专做高端牙科的瑞尔齿科全职医生平均收入为1…

平均年薪128万?揭县城牙医年薪真相:收入碾压大厂?

财报数据显示,专做高端牙科的瑞尔齿科全职医生平均收入为128.79万元,而修复科主任医师黄健生在微博中表示,瑞尔最高工资为600-700万元。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在以高薪著称的互联网,阿里P7的年薪(总套餐收入)最高也不过120万。

牙医收入的区域鄙视链

3月22日,国内口腔连锁医疗企业瑞尔集团登陆港交所,成为港股市场首家口腔专科连锁企业,也是中国口腔行业首家民族品牌连锁上市公司。它的上市使私人牙科诊所和高收入牙医进入公众视野。财报数据显示,专做高端牙科的瑞尔齿科全职医生平均收入为128.79万元,而修复科主任医师黄健生在微博中表示,瑞尔最高工资为600-700万元。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在以高薪著称的互联网,阿里P7的年薪(总套餐收入)最高也不过120万。

乍一看,牙医似乎是比互联网更值得年轻人从事的职业。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和中国很多行业一样,口腔专业内部也存在基于城市和工作年限的收入差距,但口腔专业内部的收入差距高达数十倍。

以四线城市为例,普通牙医的收入在10万左右,最高级别的主任也不过20到30万,而一线城市的牙医收入可以轻松达到百万以上。和四川四线城市的牙医聊过。在她的故事中,我发现一线城市的牙医和四线及以下城市的牙医就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工作。他们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消费群体,本地市场,甚至是赚大钱的方式。

“劝人学医,雷人。””月薪1万英镑仍然不是一份好工作。”

宋媛媛在四川一个人口仅200多万的四线城市当牙医。她其实有两份工作:一份是公立医院的全职,一份是私人诊所的兼职。前者一个月能拿七八千,后者一个月两千,加起来一个月一万左右。这是收入的盈余。在当地,城市居民月收入也就3000多一点,她的收入在当地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了。虽然和一线城市有差距,但是因为城市发展速度不同,这种差距必然存在。
“那你为什么说‘劝人学医是雷霆万钧’呢?”

宋媛媛颇为无奈地说:“因为学医投入大,产出低。”完整的医学院教育需要8年,本科生5年,研究生3年。但是对于很多小城市的人来说,8年的学习太长了,持续的学费投入会让他们吃不消。所以很多人会选择本科毕业5年后尝试去医院工作。在四川,整个医生行业,尤其是口腔医学领域,因为华西口腔医学的招牌而遭受严重的内卷化。当我从宋媛媛毕业的时候,一条相对顺利的路径是:首先,我去申请了中国西部扶贫项目,并支持了3年。然后有了这次经历的加分,我加入了成都当地一家比较好的医院。宋媛媛走了这条路。

但在她扶持的三年里,风从东刮到西,成都三甲医院对学历的要求从本科提到研究生甚至博士。经过宋媛媛的支持,她很难留在成都,于是一层一层往下走,最后在一个四线城市的公立医院找到了工作。如果想找到更好的工作,至少需要本科+研究生,再加上2、3年优质医疗单位的工作经验,整体需要11年。“11年,你积累了很多东西,在其他行业收入翻倍,但做医生才刚刚开始。”接下来要想涨工资,就需要挤破脑袋升职了。这个过程通常需要6到10年。在小城市,大家盯着这个岗位无疑更难,很多晋升甚至需要10年以上。“但如果你做了几十年的导演,一个月能拿三万块,你就到了顶了。还是一周工作6天,每天都很忙。”

所以在一线四线城市,一个公立牙医的官方收入大多在10万到30多万之间。虽然底线有保障,但向上的上限低,基本上意味着收益一眼就能达到终点。“那私人诊所会不会好一点?”“私人诊所要想生存,也需要多年的用户积累。否则很容易破产,这和公立医院发展所需要的时间和收入没有太大区别。”

在大众点评上,搜索成都口腔诊所有7600多条结果,竞争异常激烈。

同时,医生也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病人多了更容易不知所措。每个医生都要在晚上工作,从晚上8点到早上8点。虽然所有医学生都知道熬夜不好,但是每个做医生的人都要熬夜。工作忙,经常上夜班,收入稳定但变化不大。这些因素导致宋媛媛对学医的幻想破灭。她在聊天中多次重复:“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小城市的牙医不得不通过讲课和卖书来赚钱.”小城市的医生如何致富?

但听了宋媛媛的解释,两个问题浮现出来:第一,为什么一线城市的牙医收入可以这么高?很难把几倍的价格差直接归结为“城市发展速度不同”。第二,为什么大家平时接触的小城市牙医看起来都挺有钱的?正是在这两个问题上,宋媛媛指出了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和低线城市所面临的市场条件和职业发展路径的差异。

牙医的收入差距主要来源于收费和患者数量。

在成本结构上,由于90%的耗材来自国外,沿海和内陆地区的耗材成本差别不大;在设备方面,国产和进口产品会有一定的成本差异,但这个差异会在收费中弥补。设备好的医院和诊所面向中高端人群,整体收费会高一些。

私人诊所内部通常包括牙椅、拍片机等设备,但进口和国产有很大区别。然而,真正拉大充电差距的是技术。在一线城市,技术高超的牙医一颗牙可以要价上万。当地人愿意为技术买单。但这种支付意愿基本只在经济相对发达的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在宋媛媛工作的四线城市,大部分消费者还没有“牙齿很重要”的概念。
他们一般都是等到牙疼的难以忍受了才去看医生,之后一般都需要进行根管治疗。一套根管治疗的耗材费用通常在400~500元,加上设备的使用、医生的时间和精力,最低手术费用在1500~2000。这是大多数当地人无法接受的。这些钱甚至可以支撑一些家庭一个月。

十五六岁的孩子经常来看病,他们的牙齿都坏了,这给宋媛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告诉父母,需要做根管治疗,大概要2000块钱。很多家长的第一句话是“能拔吗?”“在很多内陆小城市,口腔科不是刚需。对于很多当地人来说,即使没有牙齿,吃软粥,也能活下去。那这就不是问题。”宋媛媛总结道,“不同城市面对的消费群体是完全不同的。”这直接导致了在低线城市,很多口腔服务渗透力不会很强。

“比如定期体检、洗牙,我们这里有一个难得的概念;例如,普通牙科治疗、根管治疗、牙髓手术、假牙修复等。,大部分都会延迟。至于愿意花钱做正畸和种植的就更少了,因为很多人觉得这个钱贵,没必要。”

青少年牙医

宋媛媛随后补充道:虽然随着观念的发展,当地一些80后的父母开始关注孩子的牙齿健康,并在孩子十几岁的时候带孩子去医院做正畸,但目前整体比例不到10%。牙齿保健和护理观念的缺失,加上当地平均收入水平的限制,最终导致来看牙的人越来越少,愿意花大价钱买牙的人也越来越少。在牙医这个群体内部,其实对这种情况有着清醒的认识:“想做好口腔,可以在一线和新线做。二线看城市,三线看个别城市,然后就没钱赚了。”“那看起来很有钱的牙医是怎么挣钱的?”宋媛媛摆了摆手,“哦,那是另一个办法。往上爬,爬到教授,出去讲课,教学生,开辅导班,还有其他收入。这些才是大头。”

“小城市的普通医生就没有出路了吗?”

宋媛媛微笑着看着我,摇了摇头。那眼神好像在说:你在做梦吗?

在口腔里,大城市和小城市有明显的差距。”牙医想要变得富有,他们必须一起变得富有.”在牙科职业发展的道路上,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低线城市之间有着明显的差距。在经济发达的城市,当地居民对牙齿保健和美容有需求,并愿意为此付费。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也是如此:牙科行业的发展与收入水平的提高密切相关。以美国为例。从1966年到1987年,美国的人均GDP从4000美元增长到20000美元,而牙科市场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快速的增长。人均牙科支出从15.2美元增加到104.5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9.6%。

1980年左右,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9000美元,高价值、非医保报销项目的种植牙、正畸迎来快速发展,这也证明了口腔只有在收入达到一定数额后才会经历快速发展。

在美国,牙科支出和人均收入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2017年,中国一二线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或接近9000美元。在一份行业研究报告中,有分析师将“种植和正畸”视为中国口腔行业未来的两座金矿。而在低线城市,很多人对牙齿的需求还停留在“用用就好”的基础上,付费意愿很低。宋媛媛补充说:“无论是在公立医院还是诊所,赚钱的主要方式是让更多的人来看病并支付费用。但是我们平时看不起,五个月有一个愿意接受治疗就不错了。而且一般会选最便宜的。”于是,经济收入、对牙科治疗的认知、支付意愿的差异,最终导致一线和新一线口腔科、低线口腔科发展的差异,以及医生收入的差距。

第一牙科股票上市能否让整个行业受益?这个恐怕需要打个问号。

在低线城市,消费需求、能力、市场还没有开发出来,很难谈赚大钱。牙科发展至今,内部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宋媛媛所在的四川,因为华西口腔的存在,竞争非常激烈。目前已经发展成成都不错的口腔医院,有博士学位,实习也不错。而北上广深这些老牌一线城市,因为发展早,收入高,所以参与比较严重。但这种内卷化也导致了医疗资源在不同城市间分配不均的双重结果,医疗资源的实力大于城市的需求。

这是一个受地区影响很大的行业。宋媛媛可以期待的是,口腔护理的概念和低线城市的经济发展能够同步发展。一开始她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牙医有更多的自由(在医院或诊所),只有当大众的需求上升时,她才能更灵活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牙医会继续沉沦。

不同城市之间口腔医学的发展现状,其实是中国过去高速发展,城市之间发展速度不同的一个缩影。这种费率差异并不局限于收入水平,而是包括公民的消费观念、行业发展、就业等诸多方面。互联网在一定程度上抹平了一些地域差异,但是当行业到了一个具体的城市,不同的城市气质,不同的城市市民,会让这个行业在当地的发展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

“生在淮南的橘子是橘子,生在淮北的橘子是橘子”这句话在今天依然成立。

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机遇。

在低线城市的口头发展潜力没有被充分激发的情况下,谁能培养这类地区用户的消费习惯,建立高忠诚度的用户群,谁就能成为低线市场新的独角兽。根据宋媛媛的说法,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他们的牙齿。口腔医学在低线城市的向上发展趋势也初具规模,未来没有奋斗。

关于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